您的位置 : 首頁 > 小說資訊 >

精品《將軍的滅火小嬌妻》小說免費試讀 蘇映嵐晏殊小說全集無刪減全文

時間:2019-11-09 11:43:25編輯:素流年

甜寵新書《將軍的滅火小嬌妻》由微微清風最新寫的一本穿越時空類型的小說,主角蘇映嵐晏殊,書中主要講述了:待晏殊走后,王管事也拍著腿上雪泥悠悠起身,“這黑咕隆咚的,莫名把人叫出來,當真冷得很。”白檀咬牙切齒道:“你還有臉說,若不是你,夫人的房子怎會變成這樣。”王管事面上帶著委屈,“白檀姑娘,你這么說可就傷...

《將軍的滅火小嬌妻》 丞相來訪 免費試讀

待晏殊走后,王管事也拍著腿上雪泥悠悠起身,“這黑咕隆咚的,莫名把人叫出來,當真冷得很。”

白檀咬牙切齒道:“你還有臉說,若不是你,夫人的房子怎會變成這樣。”

王管事面上帶著委屈,“白檀姑娘,你這么說可就傷了我的心了,明明只是好意,怎到你和夫人的口中變成了小的故意謀害了呢?這說話可是要負責的,稍微說錯,豈不是小的成了竇娥嗎?”

見白檀又要爭執,陳寂攔住她,“王管事是廉姨娘的人,多說無益。”

白檀咬了咬唇,終是泄氣的跺腳。

白檀看著月下陳寂單薄的身影,哭咽道:“夫人當初那般喜歡將軍,拼了命的要嫁給將軍,將軍卻這樣對待夫人,奴婢替您不值.......”

而陳寂看了看四處,“這個地方終是不能歇息了,得尋個地方。”

映入眼簾的是陳寂古井無波的雙眸,白檀心漏了一拍......

她認識的夫人不是這樣的,她認識的夫人善良,但是性子急躁,所以容易惹人生厭,就算真是自己受到了委屈,也會因為性子的原因讓旁人對夫人同情不起來。

夫人也很愛將軍,每次見到將軍和廉姨娘恩愛的時候,總是一個人看著窗外的花,神情落寞地說這花又掉了幾瓣。

可是現在的夫人,在遇見事的時候一點也不急躁,相反冷靜得可怕,而將軍對夫人這樣的態度,夫人也不顯得傷心。

“夫人。”

“嗯?”陳寂回過頭,看見白檀質疑的目光,她怔了怔,方嘆了一口氣,“我該是有多傻,才會吃了那么多虧都不知道收斂性子?”

白檀睫毛顫了顫,“夫人。”

陳寂深吸一口氣,覺得解釋太多也不好,就這樣說個半截,剩下的她自己去腦補解釋最好,所以也不再說了,只是道:“你屋子應該可以睡吧。”

白檀大驚失色,“不可,夫人貴軀怎能睡奴婢那張床呢?”

陳寂道:“現下也只有你那張床可睡了,不然我睡地上?”

說來也是,白檀細致一想,便點點頭,“奴婢床鋪簡陋,還望夫人莫要嫌棄。”

自己當初野外生存訓練時,草地都睡過,還會嫌棄床嗎?

陳寂撇撇嘴,也不多說,隨著白檀去了她屋。

等到第二日,將軍府晚上失火之事早已物議鼎沸。

陳寂睜眼的時候,白檀在房子里踱步,神情顯得很是驚喜。

陳寂皺了皺眉,打著呵欠問:“怎么了?”

“夫人醒了?”白檀高興地道,“方才下人傳話,說是丞相大人來了,要夫人醒了去前廳。”

陳寂料想是昨日聲勢浩大,傳到原身父親耳里了。

原身的父母恩愛和諧,生活甜蜜,是以蘇映嵐是在二人手中捧著長大的,此次發生這樣的事,丞相應當是來詢問具細的。

陳寂一邊穿著青多啰呢對襟褂子一邊默默的想著。

主仆二人收拾妥善,這才邁著細步往前廳走去,這還是陳寂第一次出院子,雖然在蘇映嵐的記憶里這些她都有印象,但真的身臨其境,陳寂依然像劉姥姥大觀院一樣左顧右盼驚奇得很。

才出院子便見假山嶙峋,夾道相逢處立得有一塊石匾上刻‘怡蘭苑’三字,陳寂順著夾道踏步石磯上了抄手游廊,數株梅花傍山依水,映著雪色猶如胭脂,穿入夾道,過了一處水榭,才豁然開朗,見到一處掛著匾額的屋檐,便是堂中了。

舉步進去,暖風拂面,陳寂見到墨綠色水綢菱花紋服飾的中年男子與晏殊端坐于正中,其余除去晏殊便是各房姨娘與隨身侍婢女。

“父親。”陳寂學著原身叫了一下。

蘇維風‘哎’了一聲,雙眼隱可見紅,“你瘦了,我聽聞昨日發生火災,可有受傷?”

陳寂心潮跌起,她是孤兒,性子向來冷漠,從未感受如此的情緒,她將此因推給原身殘留的情緒,斂下眸子,佯裝拭淚,學著原身語氣又問:“勞父親掛懷,女兒無事,父親身子可還安好?”

蘇維風點點頭,松落一口氣。

晏殊見她進來獨獨拜見丞相卻忘了自己,不自覺有氣,但還是看向陳寂道:“坐下吧。”

陳寂這才緩緩落座,面上情緒回轉淡然。

蘇維風也收拾妥當情緒,援手拭淚后才慢慢開口,“我今日過來便是聽聞市井宣傳,說是將軍夫人屋內發生火災,方才和嵐兒對話更知此事并非謠諑,我便是想問問,昨日大雪紛飛如何能發生火災?”

晏殊看了一眼蘇映嵐,才笑著看向蘇維風,“丞相大人,此事并非人為,而只是夫人使用火爐不慎導致屋內火災突發。”

坐在紅檀木靠椅的陳寂輕嗤一聲,“將軍此話未免太推卸責任了吧。”

蘇維風皺了皺眉,轉首看向陳寂詢問,“女兒此話何意。”

陳寂迎向晏殊嚴肅的目光,巋然不動地道:“父親遠離將軍府,不知具細,我此前得感風寒,纏綿病榻,白檀為我去找回事處索要幾盆炭火,卻不得而終,偏偏待我蘇醒之后,這些回事處的下人們才添了好幾盆過來,且盆盆都放置紗簾之下,父親就你之見,你覺得可疑不?”

晏殊冷哼一聲,“府內事務皆是由廉姨娘主持中饋,你纏綿病榻之時,廉姨娘也是昏睡不醒,那些下人怠責躲懶所以沒有往你房里送去炭火,等廉姨娘蘇醒之后突聞此事這才讓他們送去炭火于你房中。”

蘇維風面色微變,“敢問將軍,我女兒乃是將軍夫人,為何這主持中饋之事讓一介姨娘主持?”

還沒等待晏殊開口,一旁的廉姨娘舉著蓮步緩緩上前,“將軍,此事還是讓妾身來說罷。”

見晏殊點點頭,廉姨娘這才轉頭看向丞相,“回丞相大人,這件事說來也是有緣由的,方才丞相也聽聞了,夫人纏綿病榻,妾身亦是如此,二人紛紛得病原是因為此前發生了一件事。此事說來雖小,但結果卻令人扼腕。”

蘇維風眼神不善地看著面前的廉姨娘,但還是詢問所謂何事。

那廉姨娘輕聲一嘆,語氣中充滿了悲痛,“原是夫人使用的桂花頭油沒了份例,而妾身房里獨有,夫人看不過去,便拿了妾身的來用,妾身發現后便詢問夫人此事,夫人平素性子丞相您也是知道的,多少有些燥性,所以便和妾身吵起來了,期間還推了妾身一把,妾身當時懷著身孕,這么一推.......”

話沒說完,廉姨娘舉著繡帕輕輕抹起了淚,看樣子著實柔軟可憐。

小說《將軍的滅火小嬌妻》 丞相來訪 試讀結束。

將軍的滅火小嬌妻

將軍的滅火小嬌妻

作者:微微清風類型:穿越狀態:連載中

寫的很好看,很喜歡這樣的風格,希望微微清風作者大大繼續加油↖(^ω^)↗

小說詳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