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重生 > 邪王溺寵:嫡妃驚華

更新時間:2019-11-08 15:59:12

邪王溺寵:嫡妃驚華 連載中

邪王溺寵:嫡妃驚華

來源:有書閣作者:江鶴川分類:重生主角:楚翡顧雁飛

小說主角是楚翡顧雁飛的書名叫《邪王溺寵:嫡妃驚華》,這本小說的作者是江鶴川所編寫的重生言情類小說,內容主要講述:楚羿說,“我若為王,你必為后!”可顧雁飛所信非人!她傾盡全力捧他上位,卻眼睜睜看著他一夕反目,看著自己的孩子慘死眼前。她被情同姐妹的侍女毒得又聾又瞎!顧家滿門,皆不得好死!一杯毒酒放在面前,她指天起誓...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九天后的太后壽宴,翡公子已經尋找到合適的禮物了罷?”

聽到顧雁飛這樣問,楚翡微微挑起了眉毛,他的美貌使顧雁飛感到炫目——或許可以使任何人感到炫目,特別是當他似笑非笑的挑著桃花眼的眼角時:“顧小姐知道的,可比翡覺得你該知道的多,翡也是剛剛拿到手,顧小姐是如何知道的?”

“我不僅知道翡公子已經拿到禮物了。”顧雁飛掀了掀唇角,“我還知道,那禮物是一株有四尺高,重約一百五十斤的玉雕巨樹,其上懸有水晶和東珠,最高的枝頭更是頂了碗大的夜明珠,在深夜能照得周圍亮如白晝,邊角碎光折射,如眾星捧月。最特殊的一點,就是在月色之下,那些玉樹軀干會顯出半透明狀,似乎有月光在其中流動。”

顧雁飛的笑容逐漸擴大,最后定格成一個漂亮的笑容:“翡公子說,我說的,對不對?”

這是顧雁飛第一次看到楚翡那張漂亮的過分的臉上出現真切的而驚訝神色,他一雙桃花眼微微睜大,似乎是有些警覺,但卻沒展現出任何惡意和敵意,他確實是被他眼中顧雁飛的這種類似于預知的能力所震驚——他昨天剛剛拿到手的禮物,他有那個自信,確定沒有任何人能夠這樣清楚的知道這些信息。

顧雁飛為什么會知道?因為上一世,她正是親眼見過這株玉樹的人之一,就在九天之后,太后娘娘的五十五大壽上。

可也正是因為這株一看就價值連城的珍寶,是上一世太子地位由盛轉衰的開始。

太后好美玉是天下眾人皆知的,所以太后的壽宴上,送上的禮物,大多都以珠玉為主。

那株玉樹是中空的,看起來上好的玉料內其實寄居著一種專門以玉為食的毒蟲,名為噬玉蟲,正呈乳白色的白透明狀,身有薄翼,這也正是為什么在月光下,那棵玉樹會像是月光在軀干之中流動的了。它們身帶劇毒,人體若是沾染到它,便會遭到腐蝕,除非挖掉腐肉或者斷肢求生,否則整個身體都會被腐蝕成一灘惡臭的血液。不過因為噬玉蟲生于北國雪原,在江州的溫度之下呈睡眠狀態,故不常見。

可就在九日之后的壽宴上,太子獻上禮物,太后喜愛至極,正預備賞賜時,蟲群似乎是收到了什么**,突然蘇醒騷動,破開玉樹而出,只余下一片粉塵。曾經去過雪原的燕王驟然大驚失色,當即認出那便是噬玉蟲,趁著它們還未能飛起,以烈酒為引,用燭臺將它們燒成了灰燼,才緩解了這一驚天劫數。

這個局,看上去愚蠢至極——哪有太子會閑著沒事干,費心費力的將噬玉蟲從雪原運來江州,又找來這么貴重的一顆玉樹,將它們塞進去,然后去謀害對他最為親近的祖母?更何況,在太子府里,在宴會上,離玉樹最近的一直都是他自己,他自己不怕嗎?就算不怕,只要太后出事,他能逃得掉?

可這個局,好就好在它不僅愚蠢至極,還目的性明確。天家的猜疑是埋藏在骨子里的本性,既然是太子獻禮,太子定然有辦法不受那些噬玉蟲的毒性威脅,太子雖無理由謀害太后,但太后壽宴,與太后同坐上位的,可是皇上啊……

上一世,事發之后,太子請罪并向皇上太后解釋了這件事,表面上,皇帝雖然震怒要徹查,但是已經原諒了自己“被奸人所惑”的兒子,實際上,在那之后,太子與皇帝之間的關系,遠遠回不到最初。而在壽宴上驚鴻一現的燕王,很快被皇帝所重用。

失者誰,得利者誰,局外人看得比誰都清楚,可偏偏皇帝不懂,太后也不懂。上一世,顧雁飛與楚羿看著太子與燕王爭斗,最后坐收漁翁之利,她曾笑過這件事是天賜楚羿之機,可這一世,既然選擇了幫助太子,便不能任由這件事發生了。

“顧小姐?”楚翡剛剛詢問的語句沒有得到顧雁飛的回答,忍不住又叫了一聲。

顧雁飛拉回剛剛沉浸在舊事里的思緒,用銀筷揀起了一塊魚片,放進自己面前的小碗里,她目光都未抬,聲音也輕:“翡公子那顆玉樹,約有四尺高,主莖干也粗壯,再加上那么大=多水晶東珠,碗大的夜明珠,卻只有一百五十斤,您不覺得……未免太輕了嗎?”

楚翡微微一怔,隨即臉上出現恍然大悟的神色:“你是說……”

“翡公子聰穎,雁飛自愧不如。”顧雁飛抬起眸子,一雙深潭似的眸子閃著粼粼的光。

楚翡拍了兩下手,就有黑影從房梁上躥下來,然后敲開小間的門:“殿下!”

“去王府密室看看昨夜運回來的那顆玉樹,鋸下枝丫,看看那里面到底有什么東西。”楚翡沉著聲音命令,漂亮的五官展現出兩分冷靜的凜冽,那種霸氣驟然在這個小小的房間掃蕩開來。

顧雁飛將筷子上的那塊魚肉吃進嘴里,眼神輕輕一亮,微微勾了勾唇,露出一點淺淺的笑容——她喜歡相互信任的盟友關系,比如說剛剛楚翡說的是“到底有什么東西”,而不是“是不是有什么東西”。

那個影衛應了一聲,走出房間關好門,很快就沒了影子。顧雁飛吃下一塊百合,用帕子蹭了蹭唇角,放下了筷子:“翡公子的這棵玉樹,若是雁飛沒猜錯,應該是心腹進獻的罷?”

楚翡看了看坐的端莊的顧雁飛,剛剛那一種居人之上的霸氣忽然就消弭了,他彎著眼睛笑起來,笑容里居然還有兩分無奈:“顧小姐說翡聰明,可顧小姐才是最聰明的那一個人。”

“翡公子謬贊,這么說,雁飛猜對了?”顧雁飛笑的兩分輕松地狡黠。

楚翡點頭:“你猜對了。”

“那翡公子就更要小心一些了,能夠把禮物送到您手上,還不讓您起疑的人,一定是在您身邊坐到了很高的位置罷?您身邊的銅墻鐵壁,都有人能夠混到這個位置,那那些看不見的陰影角落里,又會有多少蛀蟲呢?”

楚翡笑了笑,眼神里卻全無笑意,反而如刀鋒:“顧小姐說的是,網大了,總有雜魚會漏出去兩條,放心罷,不礙事。”

一頓飯,吃的是賓主盡歡。事實上,無論是這一世還是上一世,顧雁飛都不怎么注重口腹之欲,從江北顧府到江州將軍府,再到譽王府皇宮,哪里都是名廚,也都從未缺過她一口想吃的食物,只是在這一間小小的茶室里,她吃到了比之前在任何地方都美味的食物。

放在她面前的那一小碟魚片很快被她消滅了個干凈,連帶著其他的幾樣卻沒怎么動——這魚片和其他的明顯不是出自一人之手,雖然同樣稱得上美味,但是美味之上,是天差地別。

以前不注重口腹之欲大抵是因為沒遇到真正的美味吧,顧雁飛忍不住在心中嘆了一聲。

楚翡的小廝進來收拾碗筷,顧雁飛想了想,一時好奇的開口詢問:“茶室的廚子是從哪兒找的?”

小廝一愣,隨即露出個笑容來:“是以前從宮里退出來的一個廚子,我們殿下吃慣了他的手藝,便聘到茶室來了。”

原來是宮里的,怪不得。顧雁飛輕輕頷首,又問:“這魚片和其他的菜也是一個人做的嗎?若是如此,怕是以后免不得我來叨擾了。”

“魚片?”小廝的笑容一僵,目光微不可見的我往楚翡身上一飛,曬曬,“魚片不是廚子做的,顧小姐若是想吃……”他閉上了嘴,顯然是說不下去了。

顧雁飛顯然是沒怎么注意剛剛小廝的那個眼神,只是歪頭:“我若是想吃,當如何?”

楚翡抿唇一笑,忽得開了口:“顧小姐若是想吃,便來活水來知會一聲,做魚片的那個廚子若是在,定做好送到府上去。”

小廝聽見楚翡這樣說道,連忙點頭,聲音里似乎憋著笑:“是是是,正是如此。”說完話,端著收拾好的殘羹出了門,似乎多留一秒都會有什么危險。

“這……”顧雁飛看著他出了門,無奈的笑了笑,“送來倒是不必,若是廚子在,雁飛親自上門來也是應該的。”

楚翡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將小廝端上來的清茶往顧雁飛面前推了推:“顧小姐請。”

房間的門又動了動,顧雁飛接過茶抬起眸子,剛剛那個影衛已經出現在了楚翡身邊,他單膝跪地,身上的衣服明顯換了一件,顧雁飛鼻端縈上微不可聞的血腥味。

“殿下。”

“查到什么,說。”楚翡收起了剛剛的笑容,用指尖敲了敲桌子。

影衛一抱拳:“回殿下,那玉樹全部是中空的,里面有一種觸之便會腐蝕人身體的毒蟲,經過調查,那是雪原的噬玉蟲,以玉為生,毒性巨大!”

縱然是楚翡早就預料到了那玉樹之中會有什么東西,卻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好,你下去罷。”

“等等。”顧雁飛突然出聲,“將鋸下的枝丫粘回去或用玉堵住。”

影衛離去的動作一停,將詢問的目光投向楚翡,楚翡眸光一閃,頷首:“聽顧小姐的,下去罷。”

“是!”

“有些人要翡公子吞那個苦果,也得有本事讓翡公子吞下去才行,就算不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這禍,也該讓別人嘗,翡公子說,是不是?”顧雁飛雙眸微微彎起,似乎很是愉悅的模樣,但事實上,那雙漂亮的眸子里盛滿了凜冽的冷光。

楚翡也跟著笑起來,笑容弧度甚至與顧雁飛有那么幾分相似:“顧小姐說的是。”

“雁飛剛好得知了一個消息,兩日之后,在玉華樓,有玉器拍賣,聽說有許多官員王爺都盯上了這一次拍賣,準備買來送給太后娘娘……”她沒有說完,只輕輕地笑,未完的語句被留在心照不宣的眼神里。

楚翡又是一笑:“那么兩日之后,還請顧小姐賞臉,與翡一同前往?”

“那是自然。”

小說《邪王溺寵:嫡妃驚華》 第15章 壽禮 試讀結束。

猜你喜歡

  1. 玄幻小說
  2. 腹黑小說
  3. 修仙小說
  4. 豪門世家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