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最牛閱讀網 > 小說庫 > 言情 > 南城以南,相思未盡

更新時間:2019-11-08 16:07:09

南城以南,相思未盡 連載中

南城以南,相思未盡

來源:麥子閱讀作者:抹茶控分類:言情主角:許南煙霍廷深

精品小說《南城以南,相思未盡》由抹茶控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類小說,故事中的主角是許南煙霍廷深,書中主要講述了:許南煙把自己整個青春年華都用來祭奠對霍廷深的暗戀,她深愛著他,刻入骨髓,她甚至以為,自己的后半生都會跟這個男人有所牽連。直到,她深愛的人把她親手送入了監獄。...展開

精彩章節試讀:

送走霍廷深后,男人回身,掃了眼站在地上的許南煙,剛才臉上的笑不復存在,只剩下輕蔑。

“你是怎么得罪了霍總?”男人把身子嵌進沙發里,接過身邊的人遞來的雪茄。

“沒有!”許南煙笑笑,俯身,開始給男人還有在座的眾人開始倒酒。

“我今天是來簽合同的,酒我就不喝了,不如,剩下的酒就由許小姐代勞了吧!”男人吞吐了一口煙卷,看向許南煙的眼神滿是戲謔。

“可以倒是可以,只是,想來剛才曲總也聽到霍總的話了,我可以做任何事,最重要的是有錢可以賺!”在進包廂門的時候許南煙就想好了自己的下場,如今,她只能期盼著可以不被玩死,然后多點收入。

“有意思,女人都愛錢,但是像許小姐這么坦白的卻是很少,許小姐放心,錢我有的是,就看許小姐可以為錢到哪一步!”男人嗤笑。

“曲總是金主,那就由曲總定游戲規則吧!”許南煙放下正斟酒的酒瓶,挺直脊背。

“由我定啊,好啊,那咱們就先喝酒,等酒喝得差不多了,然后再進行一個有趣的游戲!”男人雙手攤開在沙發上,唇角香煙的煙灰隨著說話抖動,散落在了褲子上。

“行!”許南煙滿口答應,只希望可以速戰速決。

“許小姐,剛才霍總一共讓服務生送來五提啤酒,我們幾個人各喝一瓶,剩下的剛好有四提,四提二十四瓶,這點酒,對于許小姐而言,應該沒什么大問題吧?”男人開口。

這些酒是霍廷深讓人送進來的,男人自然知道這些酒不是為他們準備的,尤其是從一開始進包廂的時候霍廷深就對許南煙表現出了前所未有的反感,這讓男人更加覺得霍廷深一定是希望他好好教育下她。

“價錢是?”許南煙看著桌上啟開的酒,脊背沁出薄薄的虛汗。

她能喝酒,酒量卻不怎么好,這幾瓶酒下肚,怕是只能爬著出去了。

“一瓶一千……”男人身子坐直。

“這價格是不是有點……”許南煙欲言又止,有意表現出對價格不滿意。

“價格也是看人的,像許小姐這樣的,一千一瓶已經不算低了!”男人嘲諷的笑笑。

“好,那還麻煩曲總把錢準備好,別我待會兒喝完了,曲總不認賬!”許南煙是第一次做這種事,生怕這些人會事后不認賬。

“許小姐放心,這里畢竟是霍總的地方,我就算是再不懂事,也不會給自己沒事找事的!”男人滿是肥肉的臉上笑出一道褶子。

聽到男人的話,許南煙略微有些放下心來,深呼一口氣,拿起桌面上的酒瓶仰頭而盡。

在喝到第六瓶的時候,許南煙已經有些吃不消,身子順著酒桌倒下,整個人跪坐在地上,手里的酒瓶卻沒有放下。

“許小姐,這些酒你可得都喝完我才會付錢,如果剩下一瓶,那你之前的,可就都白喝了!”男人在許南煙頭頂譏笑。

“你……放心……我說到……就一定會做到!”許南煙結結巴巴的回應。

話落,許南煙繼續拿起面前的酒往嘴里灌,腦海里閃過那日小白喝酒的畫面,事后她問起小白難受不難受,小白倏然一笑,應她,“像咱們這種沒背景沒學歷的人,不難受怎么賺錢?”

不知道在喝到第幾瓶的時候,許南煙忽然忍不住胃里一陣翻騰,起身便跑進了包廂內的洗手間。

“曲總……”

許南煙跑進洗手間后,坐在男人身邊的一個年輕男人小聲開口。

“讓她去吐會吧,出來還有一半!”男人玩味的笑笑。

跑進洗手間的許南煙吐得昏天黑地,吐到最后胃里面都沒有東西了還是干嘔,想到大廳內寶寶還在等著,而且房子那邊還有中介,許南煙打開水龍頭接了幾捧涼水,漱了漱口,又拍了拍臉,強撐著回到包廂。

“許小姐沒事吧?如果有事的話可千萬別撐著,我們可都是正規的商人,可不想貪上人命!”姓曲的男人一見許南煙出來,便殷勤的笑了笑,佯裝一臉關心。

“沒,沒事!”許南煙應答,跌跌撞撞的走向酒桌旁。

“看得出許小姐是真的海量啊,既然如此,那剩下的酒……”男人把話說了半截,眼神示意瞟過面前的酒。

“我喝!”許南煙吐了口濁氣,臉色已經開始蒼白,強撐著又喝了幾瓶,在意識渙散之際,看到包廂的門被人從外推開。

晃神間,許南煙聽到男人好像是叫了聲‘霍總’,緊接著,便是一雙擦的锃亮的皮鞋在她眼前晃了晃,踢在了她手臂上。

“她喝了多少?”霍廷深其實一直沒走,在樓道內抽了幾根煙,約莫著時間差不多了才進來。

只是,他以為這個時間段許南煙最多只夠喝六瓶,沒想到,他卻是低估了她!

看著酒桌上,地面上,歪歪斜斜的十多個酒瓶,霍廷深臉黑的發青。

“喝了十多瓶!”男人應話,看著霍廷深鐵青的臉,身上一個激靈。怎么說他也是在商場上摸爬滾打二十多年的老人,這點情情愛愛的東西還是能看得清的。

“十多瓶?”霍廷深聲音冷冽。

“這小丫頭,看著柔柔弱弱的,其實骨子里倔強的很,我見她喝得都吐了,勸她實在喝不進去就算了,誰知道這丫頭……”男人站在霍廷深身邊解釋,邊說還邊搖頭,說的煞有其事。

對于男人的話,霍廷深倒是沒有多加懷疑,在他記憶力,許南煙的確是那樣的一個人——倔強,而且是好幾頭牛都拉不回來那種!

許南煙喝的渾渾噩噩,但是始終沒忘了錢的事,聽到耳邊吵雜聲一片,一只手摸著酒桌邊緣起身,‘啪’的拍了一聲把一個酒瓶不小心碰觸到了地上。

房間內頓時鴉雀無聲,起身的許南煙步履蹣跚的在房間內踱步,視線掃過眾人,最后落在曲姓男人的身上,“那個,曲總,酒我喝了,錢那?”

猜你喜歡

  1. 民國小說
  2. 神仙妖精小說
  3. 古代小說
  4. 仙俠小說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